双副牌斗地主

    双副牌斗地主:牌力范围及赢率(一)

    未知

    德州扑克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推测出你的对手到底拿到了什么样的牌。

    我们把这称为推测出牌手的牌力范围。

    每一次当你玩牌时,你会无意识的使用你的推理能力去推测出对手到底拿到了什么牌。

    譬如说,当你拿到了一手相当不错的牌,你在翻牌圈、转牌圈和河牌圈押注,你认为你的对手手中的牌比你的牌力要差。

    当你撞不到什么牌时,你进行了连续押注,然后被加注,这时你会推断对手的牌力要比你的牌力好。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例子,但是却说明了你通常都是在以某种方式判断对手的牌力。

    要想真正的玩好牌,你需要持续的去推断对手到底拿到了什么样的牌。

    在这里我要提到的扑克游戏中最重要的理念之一:推断对手的牌力范围,依据已得的信息选择最好的打法。

    就是这个。

    这是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特别是在深筹码游戏中。

    在翻牌前你通常就应该开始推测对手的牌力范围,然后根据你不断获得的更多信息调整自己的打法及对其牌力的推测。

    另外你还要注意观察你的对手是在什么样的位置进行加注、跛进或是跟注。

    如果我们面对的是一位紧派牌手,其翻牌前的统计数据是16/14,他在UTG位加注,那么他的手上肯定有一手好牌。

    如果我们所面对的是松派牌手,其翻牌前的统计数据是22/18,他在Button位加注,那么他的牌力范围就很广了。

    因此我们根据我们得到的信息采取相应的行动。

    譬如说在上面的例子中,当紧派牌手在UTG位加注,你是不会继续玩像同花AJ这样的牌的。

    你也肯定不会以非同花AQ这样的牌进行再加注。

    为什么?好的,对手的牌风较紧,甚至比我们的牌还要紧。

    我们知道要在UTG位加注应该要有什么样的牌,对手的牌风那么的紧,他甚至会将同花AT,非同花KQ,77和66这样的牌盖掉。

    像同花AJ这样的牌要对抗对手的加注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只能选择弃牌。

    而在松派牌手的例子中,我们知道他以很多的弱牌进行加注,所以我们也可以以弱牌对其进行再加注,像同花76,来偷走彩池,避免其频繁的偷走我们的盲注。

    再次说明一下,这个是翻牌前的打法,所以我们可以很容易判断我们应该根据对手的牌力范围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但是对于每一手牌,我们所对抗的每一位牌手,在任何的情况下(从让牌—加注的翻牌斗地主牌不好怎么玩才赢圈到河牌圈的价值押注)的理念是相同的:推断对手的牌力范围,依据已得的信息选择最好的打法。

    学会如何依据牌力范围选择最佳的打法

    这一节中所能告诉你的也就只要这么多了,你必须通过玩各种各样的牌,在各种各样不同的情况下对抗各种各样的牌手,以期从中获得经验。

    只有这样你才能掌握这个技巧。

    有些时候你手上的牌很好但是并不是最好的,就像你撞到了一个超对却面临着来自一个棘手、老练的对手的翻牌圈加注。

    对手的牌力范围是很难推断的:他可能是在做小动作,也可能是在以一个不错的听牌加注,或者是以他的三条或是更大的超对将我们逼入死胡同。

    看起来我们好像并没有什么很好的选择,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正确的。

    这时到底是选择跟注,加注还是盖牌存在着很大的争论。

    尽管如此,像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对你如何赚钱产生多大的影响。

    怎么会这样呢?既然每一个选择都是如此的接近,无论你在这种情况下是跟注还是盖牌,从长期讲都会处于一个中性状态。

    而我们在扑克游戏中所赚的钱,有90%是我们可以推测出对手的牌力范围而且是我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那些情况下我们很容易做出选择)。

    以顶对(好踢脚牌)进行大押注对抗一位紧派牌手通常是一个馊主意。

    从长期看你会付出承重的代价。

    不要在河牌圈以顶对(好踢脚牌)对一条大鱼(从不盖牌)进行价值押注更是一个极大的错误,从长期看也会让你损失惨重。

    让我们回到我一直在重复的理念:推断对手的牌力范围,依据已得的信息选择最好的打法。

    如果你在玩每一手牌时都不断的回想,你会发现最好的打法。

    当一位紧派牌手以J96这样的翻牌加注我们时,我们底牌是KJ,那么我们就输定了。

    我们可以推测对手的底牌最差是AJ,而且其很可能已经拿到了超对或是三条。

    当我们拿到的是同样的牌,而对我们进行加注的牌手是Fish(或是疯子),我们是不会盖牌的。

    明牌斗地主下载我们推测他的牌力范围是……好的,他是个疯子,他可能会拿到任何的牌。

    在这些情况下,一个疯子的牌力范围是很广的,我们就更没有必要将手上的好牌盖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