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副牌斗地主

    怎么训练斗地主计牌:湖北我爱花牌游戏!

    未知

    十七个,是湖北花牌的俗称。也叫公安花牌。公安花牌的打法,必须有十七个“牌”才能和牌,故称“十七个”,又因狭长如树叶,亦称“揪叶子”、“花叶子”、“柳叶子”、“斗曲子”等。“叶子”之说,也是“柳”的形象的另一种指代。

    柳,就是湖北花牌的创始人柳画匠。清嘉庆年间公安县黄金口人。两百多年来,这花牌早就传遍了大江南北,尤其是南方数省。但花牌无论怎样变化,只有标上“黄金口”三个字才能叫正宗。所以,浙江产的花牌,也会写上“黄金口花牌”。公安县的一个小镇,出此奇人奇物,确让人惊叹。黄金口,一块神奇之地。

    湖北花牌有一百一十张牌,孔乙已,上大人,可知礼,七十士,化三千等等的组合,三、五、七为经,花经算两个,当经算四个,三个为一坎,四个为大坎,每盘叫经。和牌为十七个,不到的算诈和。三十四为大和,翻番,越多越翻。花牌的玩法——规矩,一百多年来无任何变化,不像扑克和麻将,以地域区分能自创玩法。虽规矩不变,但却是一个技术含量相当高的活,没有最好的高手,只有更神的高人。十七个的趣味与神奇体现在它的个子上。启上手的牌个子多怎么打,个子少怎么打,不多不少怎么打,都是可以探究无穷,神奇变幻的。扯“横路子”是检验你技术好孬的标准。扯得活,一盘如行云流水,来来去去,就像经纬穿梭,让看牌的眼花缭乱,几如玩魔术。比如,孔乙已的乙,又可以拿来当乙二三;七十士的七和十,又可以拿来当五六七、八九十等。而且十七个和牌可以允许有一句不圆,叫留半眼,有时候还可以打到只剩一张牌,这叫“拿撂”,拿撂是很灵活的,前后左右的字都可以糊,打麻将也有这种和法,公安叫“甩”。如果你不会扯横路子,或是笨手笨脚,反应迟缓,否则已经“听”了的牌就会打赊,到手的大和也不会和牌,胜利拱手让给别人,你会恨不得砸桌子。

    其实,那些“牌精”老手,开始起牌就知道你的手艺如何。牌拿得像把扇子散开的,绝对是新上路的菜鸟;把牌插成两三路,牌与牌只露一点牌头的,是常欢乐斗地主剩几张报牌玩的老手。但真正的高手起来牌插进去就合拢盲打的,叫打“收叶子”,这肯定是骨灰级的狠角,跟这种人玩,你十有八九是输家。在咱们公安乡下,过去岳丈选女婿,还要看他是否会打花牌,技术怎样。如果牌扯得活,打牌不急不躁,输赢不喜形于色,这个女婿就定了。由打牌看人的聪愚,看人的性格和胸怀。公安十七个绝对比麻将更显智慧,更考验人的灵敏度,灵活性。眼到还需要心到,心到更要手到。公安人的智慧真是绝妙!

    纵然规则再多,横路子扯得人头疼心燥,但这小小如树叶般的牌却充满着它无穷的魅力,对一些争强好胜的精明人来说有巨大的诱惑。

    说到这里,你真的不得不赞叹它的创始人柳画匠了。说来这柳画匠,原籍湖南,自祖辈就在公安黄金口以扎纸为生。他受当地群众玩骨牌的启示,或者受上苍神示,聪明绝顶,发明了这种奇怪的纸牌。当然,也不排除有当地人的集体智慧在里头。一百一十张纸牌,变幻莫测,张张充满玄机。谁能想到简洁的“三字经”句子竟将中国的儒家思想溶在了牌中,“上大人、可知礼、化三千、七十士”,其意就是告诉百姓,孔子的儒家学说,孔子的一生成就。孔教民间称为礼教。说他一生的得意门生有七十二贤士,教化了三千弟子。

    这花牌还有一奇,在于字的稀奇古怪,朴拙难认。毛笔书写,似隶非隶、似篆非篆,行书不像行书,草书不像草书,充满着神秘和诡谲。这种字,绝对属柳氏首创,闻所未闻。想起湖南的“女书”,这种民间的神秘字体,是我们难得的文化遗产。后人把它称之为“柳体”。它出现在湘鄂边地,是有一定道理的。这里因属楚地中心,人多好巫。牌中字也像民间的画符字,我想,应该是借用了楚地的画符。但最不可思议的是,这种看起来很难读懂的字却很容易普及,即使目不识丁的引车卖浆者,极短的时间也就认全了,可以上阵一战了。这些字具有极强的符号性,在竖起拿着的一叠牌中,每一种冒出的一点字头都是形状不同的,可以想见发明者柳氏当是绞尽脑汁了。其拙中藏大巧,巧中露玄机,完完全全是仓颉老祖宗点化啊!

    常徜徉在黄金口的老益阳街上,残存的街道和门面,让我恍惚看到柳画匠这位睿智艺人,正坐在他铺子的纸扎堆中,熬桐油、上漆、晾干,正专心致志地做着花牌……柳画匠,这位民间的无名大师创造的既有启智更可娱乐的花牌,完全有资格申报国家或世界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我们前人的智斗地主有哪些出牌方法慧,它将永远流传下去,历久弥新。